關于生命價值的多維深度思考

 百科     |      2023-10-18 16:14:38

  聽朋友們說,關于侯榮臻所著《涅槃重生》(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21年9月出版)很暢銷,生命印數究竟多少,價值期間有無再版,多度思我沒有去了解。維深

關于生命價值的多維深度思考

  那還是關于在2015年春夏之交,忽有消息傳來,生命說榮臻兄患了肺癌,價值手術很成功,多度思之后間或有他逐漸康復的維深消息。直到我倆見面,關于我才知道,生命康復后的價值他有這樣一部作品行將問世?!暗葧霭婧?,多度思你給寫篇書評吧。維深”彼時,容光煥發的榮臻兄對我說,全不似曾罹患重疾之人。

關于生命價值的多維深度思考

  作品面世后,偶然可聽到朋友們對《涅槃重生》的力薦,但評價內容基本相同,都是言說侯榮臻與疾病的抗爭以及他在治療期間積累的寶貴經驗,尤其是他對疾病和生命的態度,更有他抗癌的成功經歷對眾多癌癥患者形成的積極影響。而《涅槃重生》的六篇序言,也是同樣的內容,當然還有序作者對侯榮臻人生和工作的評價及他們之間的友誼。如此,從哪個角度評說這部作品,便成為較長時間內困擾我的問題。誠然,因了與疾病抗爭的主題,人們自然會從這個角度切入,且無論話題延展到什么程度,依然跳脫不出這個范圍。

關于生命價值的多維深度思考

  我是媒體工作者,也是文學工作者。對榮臻兄罹患重疾的痛苦、抗爭以及重生經歷、寶貴經驗的認知,自然不會比別人差到哪里去。何況本人也各種疾病纏身,雖然疾患不同,但卻感同身受。所以,因為職業的熏染,在閱讀他的作品時,我的視角自然也與他人不同。張平先生的序言開篇即云:“收到侯榮臻《涅槃重生》書稿,感覺生命的沉重,同時又為他詩意飛揚的文采感到欣慰?!?/p>

  這就對了,張平先生是作家,他的視野自然離不開文學原點。既然是一部文學作品,我還是要從文學的角度看待它、分析它、評價它,否則這部作品的文學意義就會被忽視,即使說得云山霧罩、海闊天空,也難以體現新意。

  那么,《涅槃重生》是哪種體裁的作品呢?出版社和醫療界認為此書為醫學類科普讀物,這自然有他們的評判角度和認知原因。而我認為它既是實錄性自傳,也是文學性自傳,以當下的文學體裁標準判斷,就是一部現實主義的非虛構文學作品。

  無疑,它是侯榮臻與疾病抗爭過程的全記錄。但這個記錄過程,是由一個個關聯緊密的故事和他對生命認知及思考的不斷變化組成的。那么,在他的這部作品中,“詩意飛揚的文采”究竟是怎樣的呢?自然,這些故事和他的思想變化及思考,離不開在疾患中的痛苦掙扎與人生的大徹大悟。關鍵是,作品的節奏,是隨著他對由罹患疾病生發的種種聯想而跳躍的。我們知道,文學作品的故事化是現實趨于物質化、戲劇化的折射;是作者對文學作品故事性、啟迪性閱讀需求的關照。但文學效應是一種超越現實、物質的形而上精神形態,它肩負著照亮社會和人生的“燈火”使命。

  在創作過程中,作家是主體。面對表現對象——事件和人物,侯榮臻要按照自己的思想、情感、審美,在《涅槃重生》中去創造自己的形象世界,去構架自己的靈魂時空。同時,作為表現對象的人物主體,他也有自己的形象、性格、思想,也要按照自己的本來面貌和精神,走進作品。而侯榮臻就是這部作品的重要主體。對于他來講,整部作品其實是一場靈魂之間的對話、博弈、融合,最后熔鑄成他創造的形象。對于故事情節,侯榮臻同樣有一個選擇、改造、重建的過程,他要按照自己的思想邏輯,按照作品中人物真實體現的要求,既需要忠實于時間過程和人物、事件本身,也需要對故事情節打碎重構,這在作品的第二、三、四部分有充分體現。越是真實、單純的故事——即使是充滿苦難與艱辛——越有利于人物形象的刻畫,越有利于作品思想的表達。而那些怪異的、復雜的、夸張的、嚴密的故事情節,常常會過多地占領文本空間,削弱作品應有的思想和藝術。侯榮臻《涅槃重生》的敘事方法,恰恰巧妙地躍過了這個誤區。

  現實主義文學側重如實、客觀地反映現實生活。倡導現實主義,并不排斥其他創作方法,要善于廣泛借鑒吸收,兼容并蓄,讓創作方法更為豐富多樣,呈現面目一新的藝術特色。在《涅槃重生》中,融入了侯榮臻的許多思考,面對疾病突降時的思考,面對艱難治療過程時的思考,尤其是不可或缺的家庭對自己的人生影響。需要強調的是,家庭這種特有的強大基因,成為他與疾病抗爭直至戰勝疾病的重要精神支撐。侯榮臻的思考與認知貫穿于整部作品,他在與病魔斗爭過程中積累的各種經驗,經過縝密的梳理和反思之后,成功轉化為眾多癌癥患者科學看待疾病、理性認知疾病、勇敢戰勝疾病的法寶和動力。這樣的藝術手法和效果呈現,張揚出一種侯榮臻獨有的積極向上、勇敢面對生命挑戰的時代精神。這充分反映出,《涅槃重生》更注重作家主體的情感、思想、精神的表現,在面對苦難之時,更注重對世界、事物內在本質、規律、奧秘的探尋,更注重人物的心理、意識、精神的凸顯,而沒有去簡單追求苦難敘述和原始煽情,沒有刻意關注故事情節的描述、編織。這種創作認知與中國古典小說中的白描、空白、詩意等手法有相通之處,與主體性理論可謂殊途同歸。

  《涅槃重生》讓我有一個明顯的感受,那就是,有什么樣的生存狀態與文學觀念,就會有什么樣的文學作品。

  在相當一部分文學作品中,我們看到的是人物深陷苦難與困惑當中,不能自拔、進退失據。因為塑造性格化、典型化人物難度太大,于是作品中的人物成了影子、木偶、理念,作品最核心的元素被動搖了。密不透風的故事情節擠壓了人物、沖淡了思想、排斥了抒情。由此,能夠明顯看到,文學作品故事性向傳奇性、戲劇性、復雜性、精微性方面的蔓延,改變了文學作品的整體構成與功能。首先是復雜的故事情節淹沒了人物形象。人物被故事所牽制、支配,人物性格精神難以彰顯,出現了眾多意象化、理念化甚至物化的人物形象。其次是對思想意蘊的沖擊。一個有序而完整的故事,往往會衍生出一個簡單的主題,它排斥著作家豐富復雜的思想感情,也排斥著生活本身的復雜性。因此,最后造成創作方法的簡單化。

  而《涅槃重生》的書寫與效果呈現恰恰相反。侯榮臻在與疾病進行不屈斗爭后獲得勝利的同時,也升華了他在寫作這部非虛構文學作品時的思想認知與創作理念。他采取的各種情節在作品中的多元素穿插,并沒有淡化作品本身的主題凸顯,在一個個小主題的不斷延展和揮發中,卻凝聚出大主題的骨架與血肉。他以《涅槃重生》這部用生命抗爭與思考鑄就的人類與病魔斗爭的作品,告訴它的閱讀者們,文學作品創作中,故事情節自身的起承轉合規律,不需要刻意、復雜的方法與手法,如此,無疑會降低文學作品的藝術品位與品格。

  聽朋友們說,有很多患者購買了《涅槃重生》,將這部作品作為自己戰勝癌癥的生命指南。也許人們還不知道的是,侯榮臻長期熱衷于公益事業,即使是他在康復過程中用心血凝成的這部《涅槃重生》,也成為侯榮臻熱心公益事業的一個窗口、一條路徑。他從出版社購買了數量不少的《涅槃重生》,相繼贈送給國家及省、市圖書館,并將其送往省內的許多醫院和省會的一些高校。而送往醫院的《涅槃重生》,不僅成為患者的精神支撐與戰勝癌癥的方法指南,還轉化成為醫療機構的科研成果。

  我所撰此文,是從文學視界解構《涅槃重生》的。在這個過程中,清晰地感覺到,侯榮臻所著《涅槃重生》的文學品質,無疑勝于他的其他作品。

  如此說來,侯榮臻的生命連帶他的這部作品,是真正地涅槃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