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多殺多、“核心資產”股連番被砸,中小微盤才是避風港?

 娛樂     |      2023-10-18 16:26:50

當前機構資金的核心資產調倉引發“茅指數”與“寧組合”遭遇估值無差別下殺,使得基金重倉指數與滬指、公募中證500、多殺多股中證1000等指數的連番走勢大幅背離。

10月13日,被砸基金重倉指數收跌0.97%,微盤回落至2020年4月末水平,才避較歷史最高點位(2002.6點)累計回撤37%。風港

砸盤這些核心大票的核心資產不是別人,正是公募昔日高度抱團,如今仍手握不少籌碼的多殺多股公募基金。寧德時代(300750.SZ)13日再創年內新低,連番年內跌幅增至12.22%,被砸已回吐2021年全部漲幅;貴州茅臺(600519.SH)遭受的微盤拋壓同樣明顯,股價收報1751元,才避為7月24日以來新低。

貴州茅臺與寧德時代的低迷股價表現,是A股市場核心資產的縮影。多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認為,出于全年業績考核期與明年投資布局,公募正在調倉換股。“公募‘多殺多’是無奈之舉也是獲取收益的方法之一,減倉之前高配的個股,去布局擁擠度較低的其他細分賽道。畢竟多數公募產品都持有‘茅寧組合’,率先斬倉的基金還能獲得相對超額收益。”某資深市場人士對記者說。

“機構熊”:“茅寧”遭大舉拋售

10月13日,基金重倉指數收報1252.94點,年內下跌10.78%,再跌23點就將回吐2021年的全部漲幅、再跌約15點就將跌破今年8月25日創下的低點(1237.3點),一旦跌破后者,該指數將創下整整三年半的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北向資金今日也大幅凈賣出64.39億元,貴州茅臺、五糧液(000858.SZ)、招商銀行(600036.SH)分別遭凈賣出6.82億元、4.21億元、3.54億元。

另一邊,上證指數13日收報3088.1點,距離2022年10月31日跌出的2885.09點,仍有200點。同樣的,中證500、中證1000、滬深300等主要股指距離2022年4月或者10月的低點,均有不小的空間;中證紅利指數和申萬低PB指數則處在歷史估值低位。

基金重倉指數與A股其他主要股指的走勢大幅背離,意味著2023年A股行情可能只是屬于機構的熊市,機構正在虧去2021年之前抱團賺到的錢。

若以個股為樣本,截至10月13日,全A股5400余只股的漲跌幅平均數4.83%、中位數0.55%,相對跑贏“茅寧組合”。“茅組合”方面,10月13日,Wind茅指數收跌1.22%。該組合共計42只股,其年漲跌幅平均數與中位數分別為-6.9%、-6.07%。

Wind數據顯示,按照年初至今漲跌幅統計,截至10月13日收盤,基金重倉指數的跌幅前10只股分別是派能科技(688063.SH)、德業股份(605117.SH)、禾邁股份(688032.SH)、錦浪科技(300763.SZ)、中國中免(601888.SH)、恩捷股份(002812.SZ)、堅朗五金(002791.SZ)、鵬輝能源(300438.SZ)、天合光能(688599.SH)和聚光科技(300203.SZ),下跌幅度都在50%以上。

“免稅茅”中國中免領跌板塊,年跌幅高達54.7%,13日該股股價再創年內新低,主力資金凈流出3.8億元,凈流出額創2023年5月4日以來新高。截至收盤,中國中免報97.18元。另外,億緯鋰能(300014.SZ)、通策醫療(600763.SH)、海天味業(603288.SH)3只股的跌幅均超過40%。

“寧組合”是以寧德時代為首的新能源賽道股,前10只權重股分別是北方華創(002371.SZ)、凱萊英(002821.SZ)、匯川技術(300124.SZ)、比亞迪(002594.SZ)、寧德時代、陽光電源(300274.SZ)、愛爾眼科(300015.SZ)、泰格醫藥(300347.SZ)、億緯鋰能和恩捷股份。

截至10月13日,上述10只股年內平均下跌18.27%,恩捷股份重挫近54%,跌幅第一;寧德時代13日再創今年股價新低,報190.6點,為2020年4月中旬以來的新低(不復權)。只有北方華創的年漲幅達到兩位數,為10.55%。

“寧茅”失血,中小微盤扛大旗?

2019年~2021年,在公募基金高度抱團的推動下,“寧茅”組合走過最風光的三年,多數股票價格于2021年刷新歷史高點,基金重倉指數在當年2月18日創下歷史最高的2002.6點,并于當年末正式進入本輪調整期。

目前“寧茅”組合的大部分公司尚未披露三季度業績預告或三季報。就“寧茅組合”的基本面與產業邏輯對股價的影響,某上海私募基金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今年經濟復蘇力度不及市場年初預期,消費后周期、傳統順周期等沒有增長點,過去兩年景氣度高的光伏、新能源汽車也迎來降價潮(車型降價、硅料降價)。

從龍頭業績看,新能源的景氣度尚在,但從根本上來說,新能源前兩年能暴漲是享受了產業維度的新增長點,如今這個賽道已經不夠‘性感’,也沒有超預期的政策或是基本面,缺乏beta的情況下,景氣度打法就會失效。”上述私募人士說,“降價可能有利于行業高質量發展,但相對利空產業鏈整體利潤增厚,可能只有小部分龍頭公司能在產業鏈降價中實現業績增厚”。

對于“寧茅”組合在此時遭遇資金大幅拋售,前述私募人士認為主要有兩點原因:1、機構認為年內股指上行空間有限,難帶動核心資產估值上行,于是開始調倉;2、為獲取相對超額收益,部分公募率先斬倉,引發連鎖反應。

急跌后,機構重倉股是否還有風險?實際上,當前市場投資者擔憂的是,機構倉位下降、抱團瓦解帶來的負反饋,即大幅度贖回。“短期內,基民看著手中的產品虧損突然加劇,可能會急于贖回,進一步引發公募拋盤。盡管目前尚未出現明顯贖回潮,但從中長期的時間角度來看,‘茅寧’的估值調整可能還不夠充分。”前述私募人士說。

機構調倉換股后的投資方向仍是投資者關注的重點,業內普遍認為機構沒有頭寸或是頭寸較小的行業板塊具備更高的吸引力。萬得微盤股指數今年以來已經暴漲35.21%,年線錄得五連陽;紅利指數2021年以來穩扎穩打,累計上漲11.63%,今年漲幅為6.3%。

這一次,中小微盤作為目前機構沒有重倉的品種,會否成為這一次機構斬倉“茅寧”后流入的方向?第一財經將保持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