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殺豬盤”陷阱的城市女性,靠情感復仇能重建自尊嗎

 探索     |      2023-10-18 16:50:42

近日,殺豬盤源自“殺豬盤”真實案例的落入影片《鸚鵡殺》上映。同樣是陷阱性靠欺詐題材,抱著看另一部《孤注一擲》或《消失的市女她》期待走進影院的觀眾,或許會感到失望。情感里面沒有出人意料的復仇連環反轉,也沒有觸目驚心的建自犯罪情節。

《鸚鵡殺》講述的殺豬盤是,都市白領周冉在一次網戀中被騙走了55萬,落入循著騙子留下的陷阱性靠線索,她只身前往沿海小城,市女找到對她造成巨大傷害的情感人林致光。周冉模仿林致光曾經對她實施的復仇情感欺詐,如鸚鵡學舌般,建自通過建立一段亦真亦假的殺豬盤情感關系,向對方復仇。這也是片名的由來。

影片自上映之后引起巨大討論。有觀眾表示無法理解:為什么周冉要以這樣的方式復仇,在發現騙子后沒有立刻報警而是與之周旋?為什么林致光在遇到周冉后沒有迅速逃離,而是留下來回應這種周旋?影片是否對情感欺詐這件事進行了浪漫化的描???關于種種疑問,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影片導演、編劇麻贏心給予了她的解讀。

很多人認為,情感是女性的弱點,幾乎所有的情感詐騙也都似乎在利用這一弱點。麻贏心坦言,《鸚鵡殺》或許是有些理想化地方。從一開始,她就想塑造一個勇敢而有力量的女性形象:“大家往往覺得女性在情感上比較脆弱,容易受到牽制,我就是想讓一個女性在被認為是弱點的地方,贏一次。”

于是,我們在銀幕上看見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女性形象,她有足夠的勇氣去進行一場勝算未知的情感博弈,用自己的方式擊敗對方,完成自我尊嚴的重建。

“殺豬盤”是對尊嚴的摧毀

在《鸚鵡殺》之前,麻贏心就曾拍攝短片探討情感中的欺騙與謊言。她一直對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欺騙與操縱、情感與理智的博弈,以及人對真摯情感的渴望這些問題抱有興趣。

所謂情感詐騙,是行騙者基于人們對于情感的渴望,制造出的一種貼近真實的愛情幻覺。在所有的情感詐騙中,“殺豬盤”是更加殘忍的謊言和欺騙,也是一種犯罪行為。

“殺豬盤”是指詐騙團伙通過婚戀平臺、社交軟件尋找受害者,通過聊天發展感情獲取信任,然后將受害者引入博彩、理財等詐騙平臺,騙取錢財。大約四五年前,麻贏心不斷看到“殺豬盤”的新聞,底下的留言多數都在說:這些受騙的女性,一定是很愚蠢的,否則她們怎么會被騙?

直到今天,仍有許多人無法理解“殺豬盤”受害者為何會掉入情感陷阱。就在《鸚鵡殺》上映當日,一條“211女碩士遭殺豬盤,兩周內被騙138萬”的新聞視頻登上熱搜,視頻展示了受害者遭遇情感、金錢雙重欺詐后支離破碎的生活。因欠下銀行貸款,她疲于還款,一天打數份工,無力打理生活,還患上了抑郁癥。對于受害者的遭遇,有人同情,也有人嘲諷,認為是她咎由自取,“學歷這么高,怎么還這么傻?”

麻贏心花了一年時間與許多受害者交流,發現她們都是對生活和情感抱有正常期望的普通女性,每一個受害者的性格、生活處境也都不同,用“戀愛腦”等詞匯對這些女性下定義、貼標簽,不僅有失偏頗,也不符合事實。

“殺豬盤”的目標通常是有收入基礎的城市女性。“如果一定要說她們有什么特征的話,可能就是相對孤獨的人。但是在城市中生活,孤獨是普遍存在的,人們的工作強度很高,社交上很難有許多非常親密的朋友。當然,女性有一定的婚戀壓力也是原因之一。”麻贏心說。

相對于一般的經濟詐騙,“殺豬盤”有著非常本質的不同,它不僅騙取錢財,還對人的心靈帶來巨大創傷,對人的自尊、信任、情感會造成全面的摧毀。正如影片中,互助群里的受害者傾訴的那樣,很多人會否定自我價值,陷入痛苦、羞恥和懷疑,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

在現實中,這些受害女性一直都在通過互助彼此支撐。最早的時候,很多女性遭遇了情感詐騙,都不知道這是“殺豬盤”,以為是單一案例,后來,通過其他女性的不斷講述,她們才得知,原來大家都經歷了同樣的事情,進而結成聯盟。

影片用簡潔高效的鏡頭語言揭示了“殺豬盤”如何運作,比如給受害者送花、送禮物叫作供給“豬飼料”,那是一套完備的產業鏈,背后有多人系統配合。但麻贏心沒有花較大篇幅去展示產業鏈中的細節,從劇本創作之初,她就確定這不是故事的重點。她擔憂對受騙過程的展現會令敘事停留在表面:“可能觀眾在看完那樣一個受騙過程之后,仍然不會有切身的感受,就是它為什么對人有如此大的誘惑,為什么人會不由自主陷入到情感當中。”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這出由受害者與騙子共同完成的情感博弈,有時給人以似真似幻的浪漫感受,章宇飾演的騙子林致光有很強的迷惑性,甚至讓人產生“他仍有一絲真心”的動搖。麻贏心說:“如果愛情不是顯得那么美,騙子不是顯得那么好,人為什么會受騙呢?”

在她看來,騙子的危險性就在于他具有迷惑性,不是看上去很壞,而是看上去很好,甚至很真:“一定是因為看上去很美,所以人才會容易被騙,也正是基于此,女性所要面臨的這場博弈是非常難的。周冉能夠完成這樣一場復仇,是非常有力量的行為。”

擊敗對方,戰勝自己

提到復仇,我們往往會聯想到過去看到的那些影片中,受害者使用更暴力的方式對加害者進行“反殺”。在麻贏心看來,周冉遭遇的欺騙,盡管不是肉體上的暴力,卻是血淋淋的一刀。她對騙子交付真心與信任,換來的是情感與金錢的巨大欺騙。

《鸚鵡殺》中,呈現了兩種不同的復仇方式,一種如李夢飾演的龐寧那樣,試圖手刃行騙者。另一種如周冬雨飾演的周冉那樣,向對方實施情感報復。

“把騙子送進去是最低限度的懲罰。周冉受到的是情感上的傷害,因此她想還給對方情感上的打擊,這是一個更完整的復仇。”麻贏心告訴第一財經,過去很多電影里都會有這樣的男性角色,他們認為報警是不夠的,要自己手刃仇人?!尔W鵡殺》中,周冉像是一個孤膽英雄,她沒有百分百的勝算,在看到騙子的那一刻,她也會感到害怕,但她仍然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懲罰對方,擊敗對方的同時,戰勝自己。

“她必須要經歷這樣一個過程才能拿回自己的尊嚴,徹底地重建自己。”當周冉站在騙子林致光面前,與他交鋒,才能夠真正抵御幻夢:“當林致光以聲音存在的時候,他更多是一個幻覺,當他以實體出現的時候,你才能真正擊破他。”

在麻贏心看來,騙子是一門古老的職業,以情感去行騙并不是今天才有。只是今天,真摯情感似乎變得越來越難,越來越不可相信,謊言的形式和方式也越來越多,但不變的,是人對真摯情感的渴望,無論男女,無論在哪個年齡階段,情感需求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們的生活里面面臨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謊言,不僅僅是戀愛關系、親密關系,其他關系里也是一樣。我們日常會面臨一個問題,就是到底能不能交付真心,人是一直要做出這個抉擇的。”關于這個問題,麻贏心說,她沒有一勞永逸的答案,永遠不交付真心的人生也不是一個豐富的人生。

這些天,麻贏心坐著輪椅來到各個城市與觀眾進行線下交流,她年幼時就因車禍而行動受阻,《鸚鵡殺》的拍攝過程,對她而言也極為不易。影片兩極的評價令她如身處“狂風暴雨”之中,不過,她仍愿意看到更多討論。“這是我的第一部電影,有不完美的地方,很多批評也說得很有道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電影能被看見、有更多的討論。”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截至9月19日17時,《鸚鵡殺》累計票房為2675萬。

在麻贏心看來,《鸚鵡殺》中,所有演員的表現都超出文本,也只有真正優秀的演員才能演好這出戲。某種程度上,演員只有演得足夠真,才能“騙”過觀眾。她特別提到了周冬雨的參演給予她的鼓勵:“她有很多選擇,但她選擇了這一部電影、這樣一個女性角色,她也將自身的力量賦予給了周冉這個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