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博講壇|走進二里頭,觸摸“中國最早王朝”的歷史脈動

 探索     |      2023-10-18 18:41:41

  我國最早的南博城市道路系統、最早的講壇宮室建筑群和宮城、最早的走進中國最早青銅禮器群、最早的觸摸國家級祭祀場、以青銅冶鑄作坊和綠松石器制造作坊為代表的王朝最早的官營作坊區……伴隨著諸多開創性的成就被相繼發現,一個神秘的歷動王朝也逐漸揭開了面紗,漫漶的史脈史實也日漸明晰。

  9月10日上午,南博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講壇二里頭工作隊隊長趙海濤做客“南博講壇”,走進中國最早以《二里頭與中華文明》為題,觸摸帶領觀眾走進二里頭遺址考古“第一現場”,王朝圍繞近年來二里頭都邑布局考古取得的歷動重大進展,解答二里頭的史脈構成要素如何體現王朝禮制、二里頭在中華文明中的南博承上啟下作用有何體現等問題。

南博講壇|走進二里頭,觸摸“中國最早王朝”的歷史脈動

  網格式布局,都邑規劃盡顯王朝氣象

南博講壇|走進二里頭,觸摸“中國最早王朝”的歷史脈動

  二里頭村位于河南省洛陽市偃師區,地處伊、洛河之間的一個高地上,這里地勢平坦開闊,氣候溫暖,物產豐饒。1959年,古史學家徐旭生依文獻的線索尋找“夏墟”,卻在這片看似普通的土地上意外發現了重要遺跡。自此,一代代考古人在這里,用他們的手鏟解讀古老文明留下的“無字天書”。

南博講壇|走進二里頭,觸摸“中國最早王朝”的歷史脈動

  講座現場,趙海濤向觀眾們全面介紹了二里頭遺址概況及考古發掘成果,他表示,二里頭都城早在營建之初即有著嚴謹、規整的規劃。

  二里頭遺址現存面積300萬平方米,目前已發掘面積5萬余平方米,絕對年代在公元前1750年至公元前1530年間。整個聚落可以分為中心區與一般居住區兩部分。中心區有兩條南北向和兩條東西向的道路,道路寬10米至20米,縱橫交錯,呈方正、規整的“井”字形,構成中心區主干道路網絡系統。宮殿區南側的東西向大路上還發現了雙輪車車轍痕跡。趙海濤特別指出,這4條大路不僅具有通行功能,更重要的是構成了二里頭都城功能分區的重要界限,形成“九宮格”的宏大格局?!霸诙镱^以前的史前城址里,連道路都很少發現,更沒有出現過網格式的布局。因此,二里頭這樣的多網格式布局,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偉大創造?!?/p>

  祭祀區、宮殿區和官營作坊區這三個最重要的區域恰好在“九宮格”的中路,其中,宮殿區更是處在一個核心的位置。宮殿區外圍、道路內側修筑有城墻,形成了中國最早的“紫禁城”。祭祀區、貴族聚居區和墓葬區、加工貴族奢侈品的官營手工業作坊區,也都拱衛在宮殿區的周圍。再外圍,則是一般性居住活動區域。這種以“井”字形道路網絡為主體框架的多網格式基本格局,奠定了都城規劃布局的基礎,并一直持續到都城存在的末期。

  趙海濤總結道,二里頭都城完全符合“擇天下之中而立國,擇國之中而立宮,擇宮之中而立廟”的都城規劃特點。這樣嚴格有序的規劃布局,所體現出來的社會等級制度、以大型夯土基址為代表的宮室制度、“居葬合一”的布局結構等,均表明當時的社會結構劃分非常嚴格,層次分明,統治格局井然有序,暗示在當時已形成了成熟、發達的統治制度及統治模式,這也是二里頭進入王朝國家的最重要標志。同時,二里頭都城的布局,也為先秦時期其他都城遺址探索布局、結構提供了重要參考。

  青銅禮器文明,禮制遺存彰顯以禮立國

  中國自古便被稱為“禮儀之邦”,“樂分貴賤,禮別尊卑”是對禮儀之邦的一種詮釋,因而禮制也被看作是理解中華文明的一把鑰匙。作為禮制的物化形式,從禮制遺存中,人們往往也可一窺這一時期禮制文化的內涵。

  二里頭遺址出土了很多具有代表性的文物,講座現場,趙海濤與觀眾進行了分享。首先是一件被譽為“華夏第一龍”的龍形器,圖片中,“蛟龍”曲伏有致、色澤鮮亮,長約65厘米的龍身,由2000余片形狀各異、又細又小的綠松石片組成的菱形鱗紋,扁圓的龍頭,龍頭上兩只梭形的眼眶內,凸起白玉眼睛和鼻梁,綠松石雕成的蒜頭狀鼻端,龍尾還有綠松石條形飾,龍身之上還置有一組銅鈴和玉鈴舌。

  趙海濤表示,在二里頭時代之前,不同地區龍的形態不一,各具風格,且與現代人熟知的龍的形態有很大差異,而這件龍形器的造型,與如今的龍有著一脈相承的聯系?!岸镱^文化中龍的形態最終被傳承下來,成為了中華民族龍圖騰最直接、最正統的根源?!彼J為,無論是何種用途,這件綠松石龍形器的發現都彌足珍貴,“其用工之巨、制作之精、體量之大,在中國早期龍形象文物中都是十分罕見的”。

  除了綠松石龍形器,遺址出土的鑲嵌綠松石獸面紋銅牌飾,同樣精美絕倫。上挑的眼眶,渾圓的眼睛,銅牌上面整整齊齊地鑲嵌著數百片綠松石,歷經3000多年仍無一片松動脫落。

  結合上述禮制遺存,趙海濤表示,在已發現的墓葬中,銅器和綠松石顯然是區分墓主人生前身份的重要標志之一,甚至根據陪葬銅器和綠松石數量的多少,可以大致將已發掘的墓葬劃分為四個等級。其中,青銅器作為先進生產力的代表與政治權力緊密結合,更是被當時的統治階層賦予了象征權力與地位的特殊內涵,夏代晚期青銅禮器的出現為商周時期青銅禮制走向成熟奠定了基礎。

  此外,遺址中還發現了與青銅禮器作用類似的玉質禮兵器,這些玉質禮兵器形制簡單,一般無實用功能,只有儀仗功能。陶制禮器也有一定占比,但一般集中于平民墓葬。類似石磬、陶塤等多種類多質地的樂器則反映了二里頭時期樂器也存在的相應制度?!皬膰栏竦某鞘幸巹?、宮城宮室建筑、祭祀、墓葬等遺存到青銅禮樂器一系列發現表明,二里頭文化形成了規范化、秩序化的王朝禮制體系?!壁w海濤說道。

  多元走向一體,二里頭文化拉開王朝文明序幕

  在二里頭橫空出世之前的數千年里,中華大地上曾出現過許多璀璨的文化,比如晉南的陶寺文化、長江流域的良渚文化、山東的龍山文化……各地區陸續進入萬邦林立、滿天星斗的“古國時代”,而二里頭文化的出現則一舉改變了東亞大陸的文化格局。

  從區域分布來看,二里頭文化的分布區大致是東到河南開封,西到陜西東部,南到湖北北部,北到山西南部甚至到晉中的范圍。這大大突破了陶寺的分布范圍,也突破了河南龍山文化的分布范圍。在這個分布范圍里,從聚落大小和高低、分布位置來看,則形成了一個金字塔型的社會結構和“眾星捧月”的分布格局?!斑@說明,二里頭文化擁有高度發達的控制網絡和統治文明,處于當時整個中國的文明核心地位?!壁w海濤說道。

  在強勢發展的基礎上,二里頭文化還體現出兼容并蓄的特點。從二里頭遺址出土的部分器物中,明顯能夠看出來自其他地區的文化特征。像是陶制禮器中的鬶、盉和爵,向北見于燕山南北,南及由浙江到四川的長江流域一帶,西達黃河上游的甘肅、青海一帶;大型的有刃玉禮器如璋、刀和鉞等也源自山東龍山文化;少量的印紋硬陶、原始瓷器、鴨形鼎,以及其上的云雷紋等,可能是在東南地區文化的影響下產生的。

  “這表明,二里頭文化所在的中原地區先民,在繼承本地優秀文化的基礎上,突破了小地理單元的制約,廣泛吸收中華大地早期文明的精粹,創造出注重秩序、強調融合的大范圍青銅禮樂文明?!壁w海濤繼而進行解讀,正是在這一過程中,中原地區逐漸形成了一個“一體的王朝”,“中華文明從之前‘滿天星斗’的多元化的邦國文明開始走向了‘月明星稀’的一體化的王朝文明??梢哉f,二里頭文化既是對‘古國時代’的總結,也是‘王國時代’的發端?!?/p>

  盡管存續時間并不長,但二里頭所創造的王朝氣象,被后來的商繼承,奠定了商周文明發展的主要基礎,通過商周又繼續延續下去,引領著中國后世文明。趙海濤表示,二里頭文化是中國歷史上最早出現的核心文化,也是中華文明進程中當之無愧的核心和引領者。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 張潔茹/文 虞越/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