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山河守護者!“只要祖國需要,我一直都在”

 時尚     |      2023-10-18 16:30:24

  央視網消息:在浩瀚無垠的致敬者只祖國祖國南海,在水天一色的山河守護美麗島礁,有一群海軍官兵日復一日、需直年復一年守護在這里,致敬者只祖國忠實履行著保衛國家海洋國土和海洋權益的山河守護神圣使命,他們將青春年華獻給島礁,需直把對親人的致敬者只祖國愛融入藍天大海。今天,山河守護讓我們跟隨三位守礁戰士,需直一起走進美麗的致敬者只祖國南海。

  快艇巡邏兵 王曙光:我叫王曙光,山河守護是需直南沙島礁守備部隊的一名快艇巡邏兵。我每天的致敬者只祖國任務就是在茫茫大海上巡邏、執勤,山河守護不分一年四季,需直不管浪急風高。

致敬山河守護者!“只要祖國需要,我一直都在”

  海浪拍打著堅硬的礁石,浪花沖擊著潔白的沙灘,海面宛如藍寶石般通透,這樣的風景我18年也沒看夠?;仡^想想,我依然清晰記得第一次上礁,船在大海上漂了七天,直到在海面上看到三個高腳屋和一棟小房子,才知道那將是我要堅守的地方。初來乍到,高溫、高濕、高鹽,孤獨、枯燥、無聊,給我帶來的痛苦和迷茫難以忍受,但每當太陽升起,我穿著軍裝上崗,看著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心里便多了一分勇氣和信心。我暗暗告訴自己,“祖宗?!毙枰獰嵫袃簛硎匦l,“海上長城”需要軍人來澆鑄。

致敬山河守護者!“只要祖國需要,我一直都在”

  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上顛簸的巡邏艇就是我的戰位。18年來,海風和烈日磨煉了我的意志,硬朗了我的身體,一枚枚軍功章見證了我的堅守和忠誠,兩鬢也悄悄爬上了白發。每當與人談起我守礁的故事,談起我在深藍巡邏的經歷,我的眼睛就會熒熒閃爍。我想,只要祖國需要,無論任何時候,我都會堅定地回答:“我一直都在!”

致敬山河守護者!“只要祖國需要,我一直都在”

  燈塔哨兵龐永盛:“海上平安燈”守望往來船只平安

  一句“只要祖國需要,我一直都在”,說出了南沙守礁官兵的赤子之心。南海是連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通道,但南沙海域常年氣象險惡、颶風浪涌,燈塔成為過往船只的“海上平安燈”,戰士龐永盛是一名燈塔哨兵,常年堅守在燈塔之上,觀察和記錄島礁周邊的海情、空情,他的守礁生活又有哪些不同呢?一起來看。

  燈塔哨兵 龐永盛:這里就是我的哨位,這里也是我的家,島礁上最高的建筑物——燈塔。從塔底到塔頂有55米,我觀察的范圍寬廣無邊,我瞭望的距離遠及天際!

  我叫龐永盛,我和戰友們的職責是觀察島礁周邊的海情、空情,維護燈塔的正常運轉,為過往船只提供導航。記得上哨的第一天,班長嚴肅地對我說,你觀察處置的每一個特情,關系到過往船只的安全,關系到島礁的安危,甚至關系到國家的尊嚴。練就一雙“空中不放過一只鳥,海上不放過一根草”的“火眼金睛”,才算是一名合格燈塔哨兵。自此之后的七個春秋,每次上塔執勤,我都把班長的話牢牢記在心頭。

  站哨執勤的時間長了,我才慢慢體會到這“高高在上”的燈塔哨位的獨特“魅力”。烈日、狂風、暴雨,還有連綿不絕的波濤聲,從早到晚考驗我們的意志。只要站在哨位上,我總能打起十二分精神,雙眼牢牢盯住海面,不錯過任何蛛絲馬跡。

  南來北往的船只每天在燈塔下川流不息,盡管國籍不同、型號不一、大小有別,但我知道,有我點亮的燈塔,他們就有航行的方向;有我守望著燈塔,他們就能平安回家。

  通信女兵韋良琴:我愿做島礁上的一朵太陽花

  太陽花作為南沙的礁花,喜歡溫暖、陽光充足的環境,能夠在缺水的沙土中生長,它陪伴了南沙官兵的日日夜夜,守護著蔚藍深處的家國夢。然而,在高溫高鹽高濕的南沙礁盤,還有一群特殊的“太陽花”,她們將青春芳華綻放在蔚藍的大海上,她們就是南沙守礁女兵,下面,讓我們一起去認識一位通信女兵韋良琴。

  通信女兵 韋良琴:在我駐守的島礁上,有這樣一種太陽花,它們扎根潮濕的土壤,總是揚著下巴,吮吸陽光的營養,守護日出和晚霞。而我,愿像這太陽花一樣,守護我摯愛的島礁!

  我叫韋良琴,今年是我駐守祖國南沙的第5個年頭。島礁上的空氣一年到頭都彌漫著熱浪,仿佛整個世界都被蒸騰起來;調皮的海風毫不吝嗇,帶著水蒸氣和魚腥味到島上光臨。在這樣的環境下訓練生活,對我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

  第一次體能考核,成績單上掛了三個紅叉叉,不服輸的我臉上火辣辣。記得那天下午,班長指著一片太陽花跟我說,沒有天生強大,只有天生要強。從那天起,我暗暗定下決心:我也要跟太陽花一樣,綻放出屬于自己的美麗!

  在這個距離祖國大陸1000多公里的美麗島礁上,我逐漸愛上了沖刺時咽下的海風,愛上了單杠上浸染的鎂粉,愛上了蛇形跑那一根根筆挺的繞桿,也愛上了見證我成長進步的那一朵朵太陽花……大洋深處,我遇見了最好的自己,就像太陽花一樣,風中怒放,向陽盛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