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獸首登淮安,從精美文物看清朝宮廷文化

 休閑     |      2023-10-18 17:49:23

  交匯點訊 9月19日,圓明園獸由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首登江蘇省文物局主辦,淮安新江蘇·中國江蘇網承辦的從精2023“博物知旅”融媒體采風行活動走進淮安市博物館?;窗彩胁┪镳^副館長陳永賢向記者介紹了剛剛推出的美文重磅展覽“國寶聚首,皇家器象——圓明園獸首暨清代宮廷藝術特展”,物看文化講述了文物背后的清朝故事。

  據了解,宮廷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銅像原為圓明園海晏堂外的圓明園獸噴泉的一部分,是首登清乾隆年間的紅銅鑄像。1860年,淮安英法聯軍侵略中國,從精火燒圓明園,美文獸首銅像開始流失海外。物看文化如今,清朝牛首、猴首、虎首、豬首、鼠首、兔首、馬首等七尊圓明園流失獸首銅像通過不同的方式回歸祖國,剩余五尊仍下落不明。

圓明園獸首登淮安,從精美文物看清朝宮廷文化

  此次展覽只展出牛首、虎首、猴首、豬首、馬首5件獸首。其中,展期開始至10月13日,牛首、猴首、虎首、豬首銅像展出的是文物原件,而10月14日至12月17日展出的是文物復制件;圓明園馬首銅像在整個展期內展出的均為文物復制件。

圓明園獸首登淮安,從精美文物看清朝宮廷文化

  十二生肖獸首銅像是清朝乾隆年間,宮廷西洋畫師意大利人郎世寧主持設計,起初他要建造一款具有西方特色的裸體女性雕塑,但這有悖中國的倫理道德,也不符合中國人的審美,所以被要求重新設計。

圓明園獸首登淮安,從精美文物看清朝宮廷文化

  郎世寧經過一番思考,決定采用十二生肖的元素,以十二生肖的坐像取代了西方噴泉設計中常用的人體雕塑,既具有濃郁的中國傳統審美趣味,也融合了西方造型藝術的特點。雖然設計者是郎世寧,但十二生肖獸首銅像由中國宮廷匠師制造。它們采用的銅,是專門為宮廷所煉制的合金銅,里面有著很多貴重金屬,不僅顏色深沉,而且歷經風雨也不會銹蝕。它們有著特殊的用途,被人稱為“水力鐘”,每到一個時辰,屬于該時辰的生肖鐘就會自動噴水。正午十二點時,十二生肖則同時噴水,設計極為精巧。

  “由于郎世寧是意大利人,所以銅獸也體現了中西文明的結合?!标愑蕾t講解說,“你看這牛不像是中國的牛,有點像西方的斗牛,包括老虎也有西方獅子的那種造型?!?/p>

  如果仔細看,豬首頭顱的右上部,明顯有槍托砸進去的一個凹痕,老虎原來是有須的,現在須僅殘留有半根?!斑@些都是侵略者留下的罪證?!标愑蕾t說。

  豬首,和中國的豬也不完全一樣,它有兩顆獠牙,像是野豬。但是它的嘴巴又像家養的豬,而且耳朵設計肥大,并垂了下來。這表明工匠既想表現它的勇猛,又想讓它顯得比較溫順,這也可以說體現了乾隆的一種矛盾心理,既想以柔順來安撫天下,又想不失勇猛和威武。

  十二獸首里面雕得最精美的一件是馬首,因為傳說乾隆是屬馬的。但實際上,乾隆是屬兔的。馬首之所以雕刻得精美,就是因為中國古語有“唯馬首是瞻”,因此馬處于居中的位置。

  這次展出的馬首為復制件。從外形看,和原件非常相似,但如果仔細比較,就會看出區別。首先是眼神,豬的眼神活靈活現,復制件的眼神就顯得沒有靈氣。同時,豬首經歷了200多年的風雨,不但沒有銹蝕,反而從里往外散發著金屬般的耀眼光澤,復制品雖然是新做的,卻沒有這種光澤。

  此次還展出乾隆御筆《斗南介景》、乾隆御璽、掐絲琺瑯三足銅鼎、雍正銅手爐等清代宮廷御用瓷器、玉器、西洋藝術品及佛教藝術品等近百件文物,全方位展現清代宮廷藝術的繁縟華麗、富麗堂皇。這也是淮安市歷年來集中展示清代宮廷精品文物最多,聯合辦展參與單位最多的一次展覽。

  記者看到一幅“斗南介景”書法作品,這是由乾隆親自書寫。據介紹,這是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賞賜給大臣馮英廉的大楷匾額。有清一代,關系和睦的君臣之間,往往都會伴有皇帝賜匾的記載,賜匾的習俗以乾隆朝為最盛。

  “斗南介景”語出《晉書·天文志上》和《詩·小雅·楚茨》?!稌x書·天文志上》有“相一星在北斗南。相者,總領百司而掌邦教,以佐帝王安邦國,集眾事也?!迸f時因以斗南稱宰相的職位?!对姟ば⊙拧こ摹穭t有:“以妥以侑,以介景?!敝?。介景寓指為人耿直、豪爽、立場堅定、如意吉祥、推崇備至之意。4個字連起來,就是說馮英廉是個德高望重的人。

  很多人對馮英廉并不熟悉,但他的孫女婿卻是大名鼎鼎,那就是和紳,和紳正是在馮英廉的幫助下,才開始平步青云。不過,馮英廉是個廉潔的大臣,沒想到孫女婿變成了一個大貪官。

  說起乾隆,不得不提的一幅作品《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圖》,這幅清代宮廷畫家創作的圖中,乾隆身著漢人服飾,一腿半坐于床榻之上,正執筆沉思,臉扭向右側。周圍陳列著各類古物珍玩,有瓷器、玉器、青銅器等等。從畫中不難看出這是一幅典型的行樂圖。

  奇妙的是,乾隆身后的山水畫屏風上,懸掛一幅同樣容顏的半身畫像,形成畫中畫的效果,別有一番情趣。在中國歷代皇帝中,這樣的畫法也僅乾隆一人。

  更有趣的是,此畫右上角有首乾隆帝御題詩:“是一是二,不即不離,儒可墨可,何慮何思?!?/p>

  后人對這四句的大致解釋是:真實中的我和畫像中的我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既不親近也不疏遠,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說我儒家(主張積極入世)也可,說我墨家(主張兼愛非攻)也可,有什么可憂慮可思考的呢?

  “當時國家強盛,滿族與漢族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和諧的時期,一方面表現了他的哲學思考,另一方面他對自己文治武功有自負喜悅之情,所以他認為沒有什么可以憂慮的?!标愑蕾t說。

  此次還展出乾隆的一只鳥籠。以“養雀籠”為設計元素,內部為精品銅胎掐絲琺瑯,寓意著康乾盛世時期清朝國力的昌盛,而外部的鳥籠,寓意著后來清朝的閉關鎖國,使得清王朝成為籠中之鳥,開始了中國近代的屈辱史,警醒后世以開放包容創新之姿態面向未來。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 楊民仆/文、攝(除署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