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小伙直播間里唱評彈曲驚四座,網友:越聽越上頭,我想去蘇州

 休閑     |      2023-10-18 17:03:25

  穿一身長衫5后拿一把折扇,小伙這名身形頎長,直播州樣貌清秀的間里驚座95后小伙在直播間里用溫柔的語調唱著蘇州評彈,驚艷了網友,唱評被贊:“姑蘇巷子誰人見,彈曲彼時春衫少年郎”。網友他叫戈伊(藝名),越聽越上今年26歲,頭想地道的去蘇蘇州小伙,16歲時學習評彈5后后來成為專業的小伙評彈演員。他的直播州父親戈正平也是一名評彈演員,父子倆有時候還會切磋技藝。間里驚座前兩年,唱評因線下演出減少,這對“評彈父子”陸續轉戰直播平臺,父親風趣幽默,兒子年輕帥氣,配上功底扎實的唱腔,兩人在抖音直播間都收獲了不少粉絲?!昂芏嗑W友聽到我唱的評彈后會把我想象成老先生,看到臉后不敢相信,他們常開玩笑說我是‘年輕的老藝術家’?!苯邮懿稍L時,父子倆講述了在直播間里唱評彈的有趣經歷。

“95后”小伙直播間里唱評彈曲驚四座,網友:越聽越上頭,我想去蘇州

  顏值能“打”的評彈主播

“95后”小伙直播間里唱評彈曲驚四座,網友:越聽越上頭,我想去蘇州

  原來是子承父業

“95后”小伙直播間里唱評彈曲驚四座,網友:越聽越上頭,我想去蘇州

  下午3點和晚上8點,戈伊會準時在抖音直播間里和粉絲們見面,簡單地聊聊天后,他開始悠悠地唱起蘇州評彈,“浮云散明月照人來,團圓美滿今朝醉……”明凈帥氣的臉龐,低沉動聽的嗓音以及清瘦頎長的身段,讓粉絲們稱贊不已,“以前總覺得唱評彈的應該是位老先生,沒想到這么年輕還唱得這樣好!”“以為是顏值主播,沒想到咱靠的是實力”“翩翩佳公子,君子世無雙”……

  在戈伊的直播間里,熱熱鬧鬧的粉絲評論像劇院里鼓掌的票友一般給力,時不時收到的打賞成了“電子戲票”,讓這場評彈演出十分賣座。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戈伊笑說自己和評彈的緣分,還要從他時髦的父親說起。

  戈伊的奶奶是吳語傳承人,父親戈正平是一名評彈演員。因為家里離蘇州怡園很近,戈正平從小就受到了評彈大師們的熏陶,14歲正式學習評彈,后來師從張君謀、徐雪玉兩位大師,成了蘇州評彈蔣調的第四代傳承人。上世紀90年代初期,劇團經歷了一段困難時期,戈正平不得已離開了劇團,下海轉業。到2013年,始終沒有放下心中熱愛的他,又以個人演員的身份回歸了蘇州評彈。

  戈正平告訴記者,自己一直喜愛傳統文化,因此兒子戈伊初中畢業后,他就“忽悠”兒子報考了蘇州評彈學校,“戈伊小時候很喜歡表演,還曾是蘇州電視臺一檔方言節目里經常出鏡的小演員,加上他從小就常被夸長得好看,所以他的夢想是當一名演員,想報考上戲、北影這類學校。我想著蘇州評彈學校也是藝術類院校,不如先讓他去試試?!?/p>

  戈伊笑著回應道:“那時候還不知道進評彈學校就一定是學評彈的,進去還想學表演呢!父親騙我說先學兩年評彈,以后能選表演班。于是我一頭扎了進去,沒想到學了一段時間的‘說噱彈唱’,我也逐漸愛上了評彈。我本身很愛‘說’,樂律樂感也挺好,平時多在‘彈’上面花功夫就能學得不錯,所以畢業后也成了一名評彈演員,后來師從上?;π怯嬕槐胂壬??!?/p>

  原本是想給晚飯“加個雞腿”

  沒想到越播越好了

  2020年以前,父子倆在各自的劇團專注線下演出,一場疫情轉動了線下演出行當的齒輪,“當時演出幾乎沒有了,我賦閑在家,就尋思著找點事情做?!备暾礁嬖V記者,自己時常能在抖音直播平臺看到演員在唱黃梅戲、京劇之類的,“我就想能不能也唱唱評彈,一來是想每天固定地唱兩三個小時練練功,二來是想能不能通過直播給晚飯加兩個菜!”戈正平幽默地說,當時只是想加個雞腿就挺不錯的了,“沒想到開播了一段時間,聽的人不少,打賞的人也不少,有時候直播收入比線下演出都高了?!遍_播幾個月后,戈正平就把那時候去上海學表演的戈伊叫了回來。受到父親的啟發,戈伊也開了自己的賬號,開始在直播間唱蘇州評彈。

  “我是去年11月開始第一場直播的,當時比較幸運,第一場直播就有5000多人看。我挺開心的,想著要是在劇院演出,有5000多位觀眾在臺下看,那得是多大的場子啊,是十分不容易的?!备暌琳f,“最開始直播唱的都是比較傳統的曲目,來聽的也都是一些年紀較大的本地人。后來有人在直播間問,你會不會唱流行歌?我就唱了一首,接著又有觀眾說,那能不能用蘇州話唱?這給了我啟發,我開始嘗試用唱蘇州評彈的方式唱一些流行歌曲,比如《聲聲慢》《煙花易冷》《羅剎海市》等,這些歌年輕人都比較熟悉,所以慢慢地來直播間的年輕人多了。很多人最開始都不知道蘇州評彈是什么,是被熟悉的曲調吸引進來的,我就在直播間和他們解釋蘇州評彈的淵源、歷史和唱腔,互動也變多了?!?/p>

  戈伊笑稱這個過程好像是和粉絲的“雙向奔赴”,互相影響,一起成長,積累粉絲的過程充滿著驚喜,“直播間人數最多時,實時在線2萬多人,總瀏覽量300多萬?!?/p>

  直播和線下演出很不一樣

  但做到了彼此成就

  作為經常面對觀眾的專業演員,直播唱評彈有什么不一樣的感受呢?戈伊說,“別看演出過好多年,但是面對鏡頭還是會緊張,特別是剛開始播的時候,我表面上十分淡定,實際上心里嘀咕著‘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當伴奏音樂響起,我跟著唱時,才能勉強掩飾我的局促。以前線下演出時我有個緩解緊張的小秘訣,就是去看觀眾的眼睛,和觀眾對視時能看出他們的愉悅,我就能淡定很多。但直播是看不到觀眾的,沒了眼神的交流,我還挺不適應。直到后面我一條條讀觀眾的留言,和他們互動,才慢慢把緊張情緒調節過來。比如有些觀眾覺得我嗓音成熟,但實際很年輕,會笑稱我是‘年輕的老藝術家’,還有人調侃我‘音畫不符’,都很有趣?!?/p>

  除了直播,戈伊還拍攝了不少短視頻宣傳蘇州評彈,視頻里,他身著新中式戲服,在極具蘇州特色的小橋流水、亭臺樓閣旁悠悠地唱著《半沙壺》《女兒情》《鴛鴦戲》,吳儂軟語驚艷了網友,溫柔了時光,“想用這些有趣又新鮮的形式把我們蘇州評彈帶到更多人的視野里,讓更多人喜歡?!?/p>

  戈正平說,作為一個演出了幾十年的老演員,讓他開心的是,如今的直播間和線下演出形成了“彼此成就”關系,“剛開始直播時,直播間里都是線下常來劇團聽評彈的老友,但現在每個月都有線上的粉絲跑到平江路的劇院打卡。蘇州評彈這種傳統藝術,它是經得起反復琢磨的,喜歡的人往往越聽越沉醉,越聽越覺得有味道。很多資深的戲迷,其實反反復復都只聽那么幾段,但他們能聽出里面的細節差異,這就是入門了。有了直播之后,很多遠在千里之外的粉絲也能遠程聽戲,我記得一名廣東的粉絲曾拿出手機給我看,說他把同一首曲子在一年內反復聽了800多遍?!?/p>

  如今,父子倆活躍在直播間,戈伊每天都會直播,戈正平則兼顧著線下和線上的演出,階段性地參與直播。戈伊說:“直播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經濟壓力,現在我有更多的精力專注內容了,就想用這個契機把內容做得更精更好?!睂τ谖磥?,戈正平也有著更多暢想:“從一個人播,到幾個人輪流播,再到嘗試與同行之間換著不同的搭配組合一起播,我們一直在探索新的方式讓評彈變得更時髦,更容易被接受。目前在籌備下一階段的直播形式,咱們拭目以待吧!”

  紫牛新聞記者|張冰晶

  圖片和視頻素材: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