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變動事涉浙江國祥?東方證券連夜澄清系正常變動

 焦點     |      2023-10-18 17:26:11

滬市主板擬上市公司浙江國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浙江國祥”)因存在同一資產二次上市、高層國祥發行定價較高等問題引起市場討論,變動并決定暫緩發行申購工作后,事涉該IPO項目的浙江證券保薦機構東方證券也被推上風口浪尖。

就在10月9日,東方動東方證券發布了多名高管人員變動公告,連夜同日,澄清常變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也在其微信朋友圈宣布已正式離職。系正一時間,高層國祥市場中開始出現該變動是變動否與浙江國祥IPO項目有關的猜測。

高層變動事涉浙江國祥?東方證券連夜澄清系正常變動

10月10日,事涉東方證券連發兩份公告,浙江證券澄清涉及四名董事、東方動監事等人員的連夜離職均為正常變動,并表示浙江國祥IPO發行已經暫緩,澄清常變保薦機構尚未收取承銷費。

高層變動事涉浙江國祥?東方證券連夜澄清系正常變動

緊急澄清人事變動

高層變動事涉浙江國祥?東方證券連夜澄清系正常變動

10月9日收盤后,東方證券發布了涉及四名董事、監事等人員的離職、補選的系列公告。而后,有自媒體報道,稱國祥IPO風口浪尖之際,公司大批高官突然于10月9日集體離職。10日,東方證券緊急發布澄清公告,稱上述人員離職均為正常變動。

其中,張健因工作調動從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調任至江蘇省分公司,申請辭去東方證券監事職務;佟潔則因到齡退休,申請辭去東方證券監事一職。

東方證券在澄清公告中稱,除了上述離職事項外,還包括股東大會選舉名單。

其中,經股東申能(集團)有限公司、公司股東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上海金橋出口加工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推薦,公司董事會經審議同意提請股東大會選舉龔德雄為公司第五屆董事會執行董事,徐永淼為公司第五屆監事會股東代表監事,凌云為公司第五屆監事會股東代表監事。

資料顯示,龔德雄生于1969年,自2023年4月起任申能集團副總裁,此前則在多家證券任職,先后擔任上海證券總經理、黨委書記、副董事長、董事長;上海國泰君安證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CEO;國泰君安副總裁、黨委委員,并先后兼任資產管理業務委員會總裁,國泰君安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國泰君安創新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執行委員會主席,財富管理業務委員會總裁等職。自2023年9月起,龔德雄接替宋雪楓擔任東方證券黨委書記一職。

首席經濟學家邵宇離任

引發市場討論的,還有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辭職。

10月9日,邵宇在個人朋友圈表示,目前已正式離職,不在擔任東方證券相關職務。東方證券在澄清公告中稱,該人事變動系因邵宇個人職業發展規劃調整。

簡歷顯示,邵宇為金融學博士,牛津大學John SWIRE學者,復旦大學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南京大學工程管理學院兼職教授,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專家庫成員。

2009年12月至2010年8月,邵宇任職于西南證券,曾為西南證券研發中心總經理;2011年2月至7月轉入申萬宏源西部證券任職。2011年7月,邵宇加入東方證券,任職時間12年。

邵宇的研究領域包括全球宏觀、中國宏觀、權益債券投資策略和金融工程,代表作品包括《危機三部曲》、《流動性經濟學》、《穿越鍍金時代》、《微觀金融學及其數學基礎》,《金融創新與體系設計》、《證券投資分析:來自報表和市場的見解》、《新政機遇》等。

在近期公布的一財首席經濟學家調研中,邵宇表示,國內經濟持續恢復、回升向好、動力增強,但內生動力還不強,需求驅動仍不足。他認為,當前國內經濟面臨的主要問題有:民間投資低迷,內需不足和外需減弱,房地產領域存在風險,外貿和外國直接投資下降。未來要進一步提升經濟增長動能、切實穩定就業大局等,財政貨幣政策需要持續助力穩增長。

截至發稿,中國證券業協會網站的從業人員基本信息公示中已無邵宇的信息。

未收浙江國祥承銷費

浙江國祥的前身國祥制冷,2003年12月在滬市主板上市,2009年4月因兩年連續虧損被上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近日,因被存在同一資產二次上市、發行定價較高等問題,上交所決定對浙江國祥開展專項核查。

目前,雖然浙江國祥原定于10月9日的發行申購工作已暫緩,但部分共募基金較高的報價,仍然引發市場關注。同時,作為主承銷商東方證券承銷保薦有限公司(下稱“東方投行”)的母公司,東方證券也。

如果按照原計劃順利發行,浙江國祥IPO將出現超募。按7.74%的發行承銷費率測算,東方證券的相關收入將達到億元級別。

對此,東方證券在緊急說明中稱,7.74%的IPO項目發行承銷費率是綜合考慮項目周期、工作量、市場類似規模的承銷費率,經保薦機構與發行人協商確定。此外,由于浙江國祥的發行已經暫緩,東方投行尚未收取承銷費。

除了承銷保薦的身份外,東方證券還間接持有浙江國祥的股份。

招股書顯示,海寧東證漢德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東證漢德”)持有浙江國祥287.4萬股股份,占浙江國祥發行前總股本的2.74%。上海東方證券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東證資本”)持有東證漢德11.11%出資份額,且為執行事務合伙人。東方投行與東證資本均系東方證券全資子公司。

浙江國祥控股股東浙江國祥控股有限公司分別持有東證周德(上海)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下稱“東證周德”)、海寧東證唐德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東證唐德”)、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東證夏德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東證夏德”)、銅陵東證合創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東證合創”)16.34%、14.71%、4.44%和12.51%出資份額,東證資本分別持有東證周德、東證唐德、東證夏德、東證合創15.03%、19.12%、18.89%和19.99%出資份額,且為執行事務合伙人。

不僅如此,浙江國祥實際控制人與股東東證漢德曾存在包括股份回購、優先受讓權和隨售權、共同出售權、反稀釋權等對賭條款。對賭條款。經過浙江天冊律師事務所確認,約定的相關對賭情形雖在解除前已觸發,但并未實際執行,相關對賭條款已在申報前全部清理完畢。

對此,東方證券解釋稱,東證資本擔任管理人的東證漢德,2018年10月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從國祥控股(即浙江國祥控股股東)、紹興博觀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處取得了浙江國祥的股份,東證漢德的入股價格系依據浙江國祥彼時外部股權轉讓的公允價格為基礎確定。

東方證券還稱,國祥控股借助專業投資機構拓寬對外投資渠道,分別出資東證周德、東證夏德、東證唐德及東證合創,該等行為系國祥控股基于自身資金管理需求的獨立投資行為。

上半年承銷2家IPO

根據Wind數據,2023年上半年,A股全市場首發上市173家企業,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IPO融資規模2096.77億元,同比減少32.78%;增發(含資產部分)融資家數163家,同比增加21.64%,融資規模3519.41億元,同比大幅增加82.42%。

上半年,東方投行主承銷股權融資項目為5家,主承銷金額57.25億元。其中IPO項目2家,主承銷規模29.07億元;再融資項目3家,主承銷金額28.18億元。同期,東方證券協助6家企業通過上市審核,其中包括3家IPO和3家可轉債。

從業績表現來看,截至6月底,東方證券總資產為3601.18 億元,較上年末下降 2.16%,凈資產779.86 億元,較上年末增加 0.77%;母公司凈資本455.66億元,較上年末下降3.82%;凈利潤19.01億元,同比增加193.72%。

分業務板塊來看,2023年上半年,東方證券實現營業收入86.95億元,其中投資管理業務16.81億元,占比17.84%;經紀及證券金融業務41.45億元,占比44%;證券銷售及交易業務14.18億元,占比15.05%;投資銀行業務7.42億元,占比7.87%;管理本部及其他業務14.35億元,占比15.23%。

今年7月10日,東方證券董事會同意吸收合并投資銀行業務全資子公司東方投行后,根據監管規定和業務整合要求,設立投資銀行業務執行委員會、投資銀行事業部(下設投資銀行業務總部、債券業務總部、并購業務總部、質量控制總部、資本市場總部五個公司一級部門)和內核總部等機構,負責組織和開展投資銀行相關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