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tco擴張,山姆、盒馬迎敵,倉儲式會員超市“三足鼎立”

 時尚     |      2023-10-18 17:23:04

幾年前,三足鼎立雷軍在一場演講上回憶過一樁舊事。擴張

他講道:“我在金山當高管去美國出差,山姆式會市一下飛機張宏江博士就租了輛車直奔Costco(開市客)。盒馬完了回來吹了半天,迎敵員超經他一煽乎,倉儲除了我所有9個高管都去了。三足鼎立結果晚上回來大家說東西太好了,擴張我就問怎么個好。山姆式會市其實就一件事,盒馬便宜。迎敵員超所有的倉儲東西都比國內便宜,只有十分之一。三足鼎立”

Costco擴張,山姆、盒馬迎敵,倉儲式會員超市“三足鼎立”

次日一大早,擴張倍感好奇的山姆式會市雷軍也去了Costco,15分鐘后,雷軍說他“懂了”,于是,小米開始學習起了Costco的模式。

Costco擴張,山姆、盒馬迎敵,倉儲式會員超市“三足鼎立”

事實上,追捧Costco的不止雷軍,劉強東、黃崢、葉國富,不少大佬都從Costco的身上獲得過啟發。

Costco擴張,山姆、盒馬迎敵,倉儲式會員超市“三足鼎立”

這樣一家“神奇”的超市,對于廣大的消費者來說無疑充滿著“誘惑力”。而今天,逛Costco已不用再去美國,Costco早已“入局”了中國,并且正在這片充滿潛力的市場上,闊步而走。就在近期,Costco杭州首店正式開業,這已是Costco在中國大陸開設的第5家門店。

作為倉儲式會員超市的“鼻祖”,Costco的擴張之于消費者,必然能夠帶來更好的消費體驗,但之于“同行”,則變成了一種新的威脅。同樣作為倉儲式會員超市,山姆和盒馬的“戰爭”依舊激烈,而Costco的“膨脹”,無疑會給整個局勢帶來新的變化。

從兩虎相斗到三分天下,倉儲式會員超市的故事,接下來會有什么樣的新情節發生呢?

Costco開始“擴張”

Costco杭州店開業當日,相當火爆,迎來了巨大的客流量。

據多家媒體報道,開業當天,有消費者早在凌晨便來排隊,而有的消費者則因為來“晚”了,在Costco杭州店的車庫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

一直到早上八點二十分鐘,因為過于擁擠的人流量,Costco不得不提前40分鐘開門。而在開業不到十分鐘內,售價為399元的草莓熊就被搶購一空,此外,還有眾多“大牌”商品,也是被瞬間秒光。

有杭州的網友表示:“人在杭州剛到Costco,放眼望去全是人山人海,根本數不清具體有多少人,感覺整個杭州的人都到Costco來了……”

不止于線下,在小紅書、抖音等內容平臺上,關于Costco杭州店的探店視頻也是不計其數。不少博主前往店內打卡,帶粉絲“云逛”。

而據了解,Costco杭州店在開業前就已經有6萬人辦理了會員,按開業會員費優惠價199元來計算,Costco已經賺到了1194萬元。

還未開業,便先進賬一千多萬,Costco杭州店的火爆,實則并不“稀奇”。

早在2019年8月,大陸首家Costco在上海閔行區開業,其停車場開業前一天晚上便被擠爆,到開門10分鐘限流,20分鐘商場內外擠到交通癱瘓,結賬排隊3小時的奇幻場景第一次在中國超市界發生。

到2021年12月,Costco中國大陸第二家門店落地江蘇省蘇州市,開店首日銷售額達到1000萬,創中國賣場開店首日銷售紀錄,日均來客數19980人。

如今,Costco在中國僅僅只有5家門店,但卻有著如此巨大的“影響力”,Costco到底什么來頭?

相比沃爾瑪,Costco要年輕20歲,但它卻是全世界銷售量最大的連鎖會員制的倉儲批發賣場,也是僅次于沃爾瑪的全球第二大零售商。Costco在全球14個區域擁有840+門店,擁有1億多會員,30萬+員工。

并且,在全球“電商化”不斷沖擊著線下零售商的近些年,超市界里,也僅有Costco憑借著強大的會員體系和中產用戶,沒有絲毫“動搖”,甚至一度逆流而上。

據Costco財報,其2022財年的凈銷售額為2227.3億美元,也就是將近1.6萬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6.0%。凈收入方面,高達58.4億美元,即約419.19億人民幣,同比增長16.57%。

一年1.6萬億什么概念?永輝超市2022年總營收900億,Costco大抵相當于18個永輝;百度2022年總營收1236億,Costco是百度的13倍。

如此龐大的一家企業,跑來中國掘金,無疑展現了對中國消費市場的看好。

事實也是如此,根據CIC灼識咨詢的數據,中國倉儲式會員店的GMV在2022年約為300億元,而中國整體的商超賣場的銷售額超過了1.1萬億元。

中國的倉儲式會員店行業占比還很小,仍處于起步階段,未來還有很大發展空間。

倉儲式會員店“火爆”

Costco之所以“火爆”,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在于其“定位”為倉儲式會員超市。

倉儲式會員超市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價格優惠。Costco用嚴格的內部機制確保所有商品的毛利率不超過14%,商品價格相對于其他零售商來說更加優惠。

以這次Costco杭州店來說,不少商品價格都很便宜,消費者不僅能夠原價買到茅臺酒,還能在不配貨的情況下,買到愛馬仕等一眾“奢侈品”。

其次,倉儲式會員超市也特別注重產品品質,尤其是在食品、酒水、家電等領域。再者,倉儲式會員超市的會員制度,能夠讓消費者享受到更加優惠的價格和服務,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消費體驗和更高的購物滿足感。

圖片來源:Costco開市客公眾號

眾所周知,傳統超市大部分利潤來自商品進價與售價間的差價,但對于會員制倉儲超市來說,商品售價只是引流手段,其真正利潤來源并不在于“賣貨”,而是在于會員費制度。

超市在精選商品的同時,主動壓低商品的毛利率,利用“質優價低”的策略吸引大量消費者成為付費會員。

通過這種收費的模式,超市方能夠篩選出對商品品質要求較高的用戶群體,降低綜合運營成本。同時付費也能使用戶產生損失厭惡心理,希望通過多次消費多次享受低價優惠,使得支付的會員費物超所值,用戶粘性不斷增強。

事實上,在Costco之前,同樣作為倉儲式會員超市,沃爾瑪旗下的高端會員制商店山姆超市,已經在國內扎根二十幾年了,其于1996年8月12日,在深圳開業了第一家門店。而截至今年2月,山姆已在中國開設了34家門店。

不管是Costco還是山姆,都是外資倉儲式會員超市,而在中國市場上,還有一家中國倉儲式會員超市——盒馬。

2020年10月1日,對標Costco和山姆的第一家盒馬X會員店在上海開業,盒馬也成為了倉儲式會員制賽道里首個中國品牌,著力打造“中國人自己的會員店”。

據官方信息顯示,截至2022年12月,盒馬X會員店已經在中國開設9家門店,2022年盒馬X會員店增長超過了247%,客單價同比增長約三成。

在倉儲式會員店這個賽道,盒馬近兩年混的是風生水起,并且成功引起了山姆的“警覺”。此前,沃爾瑪中國總裁及CEO朱曉靜曾在今年2月的內部講話中表示,盒馬是沃爾瑪旗下山姆會員商店在中國的唯一競爭對手。

兩雄爭霸“變”三足鼎立

在Costco未擴張之前,倉儲式會員超市市場的競爭,僅局限于山姆與盒馬,兩家的競爭,一度也很激烈,就比如前段時間的“移山價”事件。

8月1日,有上海的網友發現,在盒馬APP的X會員區里,榴蓮千層蛋糕竟然只需要99元。很快,山姆也將自家的榴蓮千層蛋糕價格降至98.9元,僅比盒馬便宜1毛錢。隔天,盒馬再次出招,把榴蓮千層蛋糕的價格進一步下調至89元。8月3日,山姆在盒馬價格的基礎上降價1元,變成了88元。

盒馬將此次降價稱為“移山價”。雖然盒馬出面表示,這是“發揮愚公移山的匠人精神,致力將全球最好、最具性價比的商品,帶給盒馬用戶”,但還是被網友認為此舉是“內涵”山姆。

于是,盒馬與山姆的戰火逐漸擴大,不僅從上海地區蔓延至北京地區,覆蓋品類也一步步拓展至蛋糕烘焙、海鮮肉禽、牛奶飲料、米面糧油等諸多品類。

據月狐iAPP數據,2023年6月,山姆與盒馬的用戶重合率達到了43.1%,即山姆有近一半的用戶也安裝了盒馬。這意味著,搶奪彼此的用戶,是雙方發展過程中難以繞過的一課。

但一切隨著Costco的大步入局,變得有所不同了,倉儲式會員店的競爭格局開始轉變,從此前的兩雄爭霸,變成了眼下的三足鼎立之勢。但誰能在接下來的過程中取得優勢,并不好說,因為三家的優劣勢都很明顯。

盒馬雖然在生鮮方面具有強大的競爭力,并且背靠阿里,電商部分很突出。但是,生鮮只是零售中很小的一部分。一旦拋開生鮮,在其他商品領域,盒馬相比其他兩家老牌超市,全球化供應鏈建設明顯不足,其在商品采購和價格競爭上還存在短板。

這種用時間沉淀出來的優勢,成立僅僅八年的盒馬,很難在短時間內“復制”。

至于山姆和Costco,兩者都有著全球供應鏈的優勢,商品種類豐富,從生鮮水果到糧油副食,從家居用品到電子產品,幾乎能滿足顧客的所有需求。

不過因為倉儲式的定位,Costco和山姆的商品普遍單價高、份量大,對于家庭消費來說還好,但在中國單身經濟走高的當下,對于無法接受大體量包裝和“高價”的消費者來說,其性價比的優勢蕩然無存。

反觀盒馬X會員店,眼下很注重經營小包裝商品,通過1小時達到家業務,努力培育消費者更方便、更隨意的購物方式。

再次說到電商,山姆憑借早入局的優勢,在這方面已經和盒馬相差無幾,也有極速達和全城配兩種方式,但“初出茅廬”的Costco就有些“尷尬”了。

不久前,Costco才淺嘗電商,通過第三方服務商試水配送服務,目前提供即配和隔日達,其中,即配是門店10公里范圍內,滿199元包郵??爝f配送則是299元包郵,寧波、杭州僅支持快遞配送,全部商品則都由開市客蘇州店揀貨打包發貨。目前僅部分商品可使用電商配送。

在中國,電商已經成為消費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能補足這一板塊,Costco或許很難建立足夠的競爭力。

會員制零售競爭越來越激烈,勝負尚未定,一切皆有可能。但有一條是永遠不變的:是否愿意為中國人的消費習慣而改變,將會成為倉儲式會員超市至關重要的問題。